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频道 > 国内新闻 > 社会民生>正文

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临床试验

时间:2020-02-07 22:45:34    来源:路透社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在科技部、国家卫健委、国家药监局等多部门支持下,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remdesivir)已完成临床试验的注册审批工作,第一批病例入组工作也已就位。首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重症患者2月6日将接受用药。

瑞德西韦为何物?

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1月31日发表文章称,美国首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接受瑞德西韦作为“同情给药”(compassionateuse),进行试验性治疗后,病情出现迅速缓解。

所谓同情给药,即尚处于研究阶段的药物(IND)在临床试验外,给予患有严重或威胁生命疾病的患者使用。这也是在突发重大疫情面前,国际社会一个普遍采用的原则。

“这或许不是最终的治愈方法,但是患者的状况已大大改善。从在我们的护理下经过10天的阳性检测后,在应用这种药物后患者的检测结果在48小时内即变为阴性。”曼谷拉贾维迪医院的肺科专家Kriangsak Atipornwanich博士表示。

据了解,瑞德西韦由吉利德制药公司开发,其成立于1987年,是一家以研究为基础,从事药品的开发和销售的生物制药公司。成立30多年来,吉利德共推出28个产品,包括2006年上市的艾滋病治疗单片复方剂等,已经多次改写了人类重大疾病的治疗历程。目前,吉利德位列全球药企TOP10,并因其创新能力被誉为“制药界的苹果(321.04, -3.40, -1.05%)”。

瑞德西韦是一种广谱抗病毒药物,可以阻止病毒进行自我复制。研发瑞德西韦的突破口是一个研发代号为GS-441524的化合物。这是一种核苷类似物,这类分子在药学上通常以“竞争性抑制剂”的角色出现,即“欺骗”病毒的RNA聚合酶与“伪装者”结合,从而扰乱病毒的下一步复制。

早在2006年,美国佐治亚大学Chung K Chu团队就报告了一系列核苷类似物针对严重急性呼吸综合征(SARS)病毒的活性,其中一种化合物39已现GS-441524的结构雏形。它虽能够抑制SARS病毒,但也具有毒性。Chung K Chu担任联合创始人的Pharmasset公司在2011年被吉利德以110亿美元收购。

在吉利德研究人员2012年发表的一篇论文中,GS-441524正式作为主角出现,表现出广谱的抗病毒能力,包括丙肝、登革热、甲流、SARS、诺如病毒等。值得一提的是,GS-441524目前正作为一款猫传染性腹膜炎新药等待获批上市,这种一度为绝症的猫咪疾病正是由猫冠状病毒变异而来。

研发代号为GS-5734的瑞德西韦由GS-441524进一步反应而诞生。值得注意的是,由于目前未在全球任何国家获批上市,瑞德西韦只是该化合物的中文名字,并非正式的药品名。此前,吉利德曾试图将瑞德西韦用于治疗埃博拉,但其在临床实验中的表现输给了另外两种药物,因此相关实验于去年被停止。但吉利德并未停止研究瑞德西韦在其他领域的作用,包括冠状病毒。2018年,吉利德发表了瑞德西韦用于抗冠状病毒感染的早期研究结果,显示其可以在体外抑制SARS和MERS病毒。

2月5日,瑞德西韦临床试验项目负责人、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教授讲解项目内容。

这是新华社记者2月5日下午,从在武汉市金银潭医院召开的科技部应急攻关“瑞德西韦治疗2019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研究”项目启动会上了解到的信息。

瑞德西韦临床试验项目负责人、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教授介绍,瑞德西韦是美国吉利德公司的在研药物,在前期的细胞和动物实验中均显示出对SARS冠状病毒、MERS冠状病毒有较好的抗病毒活性,国外已开展瑞德西韦针对埃博拉冠状病毒感染的临床试验;近日,我国学者报道瑞德西韦在细胞水平上对2019新型冠状病毒也有较好的活性,但在人体应用前仍需严谨的临床试验评价。目前针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患者缺乏有效的抗病毒药物,期待瑞德西韦在临床中的表现。

2月5日,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介绍项目情况。

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国医学科学院院长王辰院士在启动会上表示,各界对这一试验有期望,但有无效果,还需要等待严格的科学试验结果。

据介绍,目前药品运输、分组编盲等前期准备工作已完成。瑞德西韦临床试验由中日友好医院、中国医学科学院药物研究所牵头,研究将在武汉金银潭医院等多家临床一线接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患者的医院中进行,拟入组761例患者,采用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方法展开。


据新华社报道,2月6日晚,抗病毒药物瑞德西韦临床试验已在武汉金银潭医院启动。据瑞德西韦临床试验项目负责人、中日友好医院副院长曹彬教授介绍,总计拟入组761例患者,采用随机、双盲、安慰剂对照方法展开。首位受药的是一位68岁的男性重症患者。

这或许是由于1月31日权威医学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发表的论文。论文介绍了美国首例确诊病例的诊疗过程,提及患者在接受瑞德西韦进行试验性治疗后,病情出现了迅速缓解。

2月5日,外媒The Verge报道,美国首例确诊新冠状病毒的患者在华盛顿州一家医院接受了瑞德西韦注射作为其治疗的一部分,并于服药一天后开始好转。四天后,患者的发烧症状消失,在国内引起重大关注。

目前尚不清楚瑞德西韦是否确实对患者有所帮助,或者这一例服用瑞德西韦的患者病情获得改善是否是巧合,不过医生认为这可能是对新型冠状病毒患者有帮助的几种药物之一,而我国迅速启动临床试验,也给抗疫带来了新的希望。

执行严格的随机双盲试验

科技部2月4日信息显示,瑞德西韦已经于当日下午抵达国内。科技部生物中心副主任孙燕荣表示,这是在国外已经应用于治疗埃博拉病毒感染的药物,目前在国外还没有完成全部的临床试验。该药物在国内相关科研单位进行的体外病毒筛选过程中展示出了很好的体外活性。

此前,国家药监局已经同意中日友好医院和中国医学科学院,可以在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中开展临床试验。

按计划,2月5日启动的该试验将入组轻、中症患者308例,重症患者453例。中日友好医院曹彬教授介绍说,这项研究将执行严格的随机双盲试验,以评价瑞德西韦在新冠肺炎的疗效和安全性。“也就是说,患者与医生都不清楚所服用的究竟是试验药还是安慰剂,一定要等到揭盲时才能确信药物效果。”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西(Anthony Fauci)在上周的新闻发布会上,强调了这些先前研究的重要性。在过去二十年来科研机构对细胞,动物和个体患者中的药物不断进行测试。现在,致力于这项工作的专业研究人员面临着一个最紧迫的问题,即最重要的问题:药物是否真正在人体内起作用。Fauci说:“目前尚无经证实可用于治疗冠状病毒感染的疗法。”

此前,中日友好医院曾对外介绍,这项临床研究计划的结束时间是4月27日。但目前多个权威部门的实验均显示,对瑞德西韦的关注是有必要的。

1月24日,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党委书记卢洪洲发文称,从目前的研究数据看,瑞德西韦可能是最具潜力的抗新冠药物。1月25日,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和上海科技大学免疫化学研究所抗2019-nCoV病毒感染,联合应急攻关团队筛选出了30种具备治疗潜力的药物,其中第六项就是瑞德西韦。1月28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与军事医学科学院毒物药物研究所联合宣布,发现了三种已有药物在细胞层面上对新型冠状病毒有较好抑制作用,包括瑞德西韦。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除瑞德西韦之外,相关部门已经初步遴选了部分具有潜在抗新型冠状病毒作用的药物,并正在加紧推进疗效验证。在疫苗研究方面,为提高成功率正在并行推进多个技术。

其中,在药物研发推进过程中发现了磷酸氯喹、法匹拉韦以及中成药中一批具有抗病毒活性的上市药物。孙燕荣介绍,磷酸氯喹是已经上市的抗疟药,在体外研究中已经展示出良好的抗新型冠状病毒活性。“目前,我们正在加紧推进动物实验和临床试验。”

此外,2014年,法匹拉韦在日本上市,但是它的适应症是有限适应症。曹彬带领的课题组在全球率先对其进行过重症流感的探索性研究。

美国时间1月31日,吉利德科学(69.625,1.42, 2.07%)全球首席医疗官MerdadParsey博士代表公司发布的声明称,瑞德西韦是在研药物,没有针对2019-nCoV的数据。瑞德西韦尚未在任何国家获得批准上市,其安全性和有效性也未被证实。

根据在体外和动物模型中,瑞德西韦证实了对非典型性肺炎(SARS)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的病毒病原体均有活性。上述两者均属于冠状病毒,且与2019-nCoV在结构上非常相似。

吉利德还声明,目前是在没有任何已获批的治疗方案的情况下,治疗医生权衡了风险和获益后提出用药请求,在当地监管机构的支持下,吉利德提供了试验性药物瑞德西韦,用于少数2019-nCoV感染者的急症治疗。

“这种同情给药,还需要进行对照试验,包括已上市、没有此病毒适应证的药品,都需要进行对照试验,否则无法判断这个药品的有效性。在药品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上,安全性更重要,所以,对于在研药品,这是最为关键的。”上述专家表示。


【相关阅读】


治疗新冠肺炎的中药清肺排毒汤有效率90%以上


相关新闻
    无相关信息